2018年05月21日星期一农历戊戌年(狗)四月初七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可以刷新验证码  
收藏本站 繁體版
  • 首页
  • 学校概况
  • 新闻公告
  • 银河在线娱乐平台
  • 银河线上娱乐场
  • 澳门银河国际娱乐
  • 高中教育
  • 银河在线娱乐平台
  • 银河线上娱乐场
  • 学校年度质量报告
  • 校园文化
  • 网络中心
  • 巴师学报
  • 校李园文学社
  • 校长信箱
  • 举报方式
  • 您的位置:首页 >> 麒笙工作坊 >> 文海轻浪
    覃柯翔作品
    信息来源:原创  ‖  发稿作者:海相工作室   ‖  发布时间:2017年1月13日  ‖  查看3021次  ‖  

    BOUXCAUXSAW

    卜造字

    (文学剧本)

    --根据《三月三》(壮文版)同名小说改编

     

        覃祥周  覃柯翔

     

        全剧剧情简介:潘博思在五十年代参加创制壮文工作,壮乡的兄弟姐妹们就叫他“卜造字”。在区壮文学校工作期间,潘博思跟外国女留学生卡娜成为知音,互相爱慕,却被落后的封建世俗偏见所不容,卡娜被召回国,与博思天各一方。“文化大革命”政治运动中,壮文学校解散,博思被分到罗正中学教汉语文,被挂上“封资修”黑牌游斗,被赶去捡牛粪,到乡下劳动改造,经李老头介绍,和雪莲结了婚,历经十年风雨坎坷。“文革”后期,博思收到卡娜的来信和出国讲学的聘请书,准备出国。但是,壮校时期的老上司林校长传达上级恢复壮文学校的指示精神,要求博思调回壮校任教,指导外国留学生,博思便取消了出国讲学的计划,重新投入壮文事业。

     

    第一部分  潘博思决定应邀出国讲学

    内容简介:现任罗正中学汉语教师的潘博思,于五十年代在区壮文学校任教时参加创制壮文的工作,研究壮文很得力又很有名望,因此被壮乡的兄弟姐妹称为“卜造字”。在壮文学校工作期间,生活与工作上的关系使单身的潘博思跟外国女留学生卡娜成为知音,互相爱慕,却被落后的封建世俗偏见所不容,卡娜被父亲召回本国。后来遇上“文化大革命”政治运动,壮文学校解散,博思被调到本地当汉语文老师,从那以后他和卡娜天各一方。眼下,潘博思收到卡娜的信,决定应卡娜之邀,去她的国家讲学。

    1.现实  壮乡外景  罗正中学   阳春三月 

    音乐起,壮乡的山山水水,田野村庄,明媚的春光普照大地,许多高大的木棉树,绿叶红花,生机盎然。

     特写:几株高大的木棉树,耸入云天,展现出坚韧向上的风格。

    罗正中学校门。一位四十岁开外的男子,走进校门。

    男子走向镜头。他五十多岁模样,头发微霜,脸稍长,眉毛粗,眼珠稍红,眼角已有不少皱纹,清晰可辨,鼻梁不高,有点短,带着一副近视眼镜,胡子不多,是一副书生相。

    介绍男子的画外音:他叫作“Bouxcauxsaw(卜造字)”,是我们壮乡罗正中学的汉语教师,壮族,名叫潘博思。因为他在五十年代参加创制壮文工作,研究壮文很得力又有名望,壮乡的兄弟姐妹们就叫他“Bouxcaux saw(卜造字)”。

    壮锦彩色图案衬底,迭印片名:                    

    BOUXCAUXSAW

    卜 造 字

    Aeu Ben Neix Soengqhawj Gyoengq Beixnuengx Lai Bi Daeuj Vih Sawcuengh Gunghcoz Haenqrengz Guh Hong Haenx

    ——谨以此片献给多年来为壮文工作辛勤耕耘的同志们

                                               根据《三月三》(壮文版)同名小说改编

                                               壮文原著  韦懿明  韦德南  杨奕桓

                                               作品汉译  覃祥周

                                                         覃祥周  覃柯翔

                                               文学顾问  黄土路

          

    (演员表……)

     

    2.现实  校园宅区  潘博思宿舍

     

    潘博思走向住宅区:一排简陋的砖瓦平房。潘博思推门进去。

    潘博思宿舍内。潘博思坐到办公椅上,从办公桌上的讲义夹中取出一打文稿,拿起笔来,认真地审阅文稿。

    特写:文稿题目《中国壮族文化发展简史》。

    潘博思在文稿上用笔细心地添字改句。

    潘博思布满汗珠的脸。

    特写:办公桌上的座钟时针指向十点。(化)

    特写:办公桌上的座钟时针指向十一点。

    潘博思左手摘下眼镜,目光离开文稿,把头晃一晃,右手放下笔,拿起扇子狠狠地摇了几下,然后放下扇子,卷一支大大的“喇叭筒”烟抽起来,吐出一股股浓烟来。

    潘博思沉思的表情。

    画外音:桂西北壮文学校解散后,潘博思被派到罗正中学教汉语文,为此,许多人都小看他,说他创造的壮文没有什么用,这些壮文“过不了高峰坳”。这个“卜造字”就这样在苦恼中度过了二十个春秋。今天,一个意外的消息,突然使他的身价立刻提高了许多。

    画外音:潘老师,你的信!从国外寄来的!

    潘博思(弹簧似地站起来,急忙戴上眼镜):啊,国外寄来的?

    一个又高又瘦、不像书生、年纪和潘博思差不多的中年男子急匆匆走进来。他恭恭敬敬的把一封信递给潘博思。

    中年男子:快看看,一定是……

    特写:信封上整齐而娟秀的字迹。

    潘博思认真地看着那些字,脸上的肌肉似乎有些颤抖,露出复杂的神色。

    潘博思用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拆开信,仔细看起来。

    画外音(卡娜):亲爱的潘老师,你好!日盼夜盼,今天总算找到你了。分别以后,我多么想念你啊,我永远忘不了当年您精心栽培我的恩情。潘老师,我已经成家了,我的女儿快中学毕业了,现在我能讲讲给你最高兴的事情是,我回国后没几年就考上了壮文博士学位,成为我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后来又被派任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在我国,我是研究壮语言和文化发展较有名望的人。最后,我打算带一批研究生,专门研究壮族文化。尽管这样,我懂得的比你还差多少倍呢!潘老师,我想请你到我国社会科学院来,给我们这批研究生讲学半年。我可以请外国学者来里讲学,同时,我院还有资格定给博士学位。望您一定要来我国讲学,顺便好好畅谈我们过去的情意。衷心等待你的到来!您的学生:卡娜     五月二日

     

    眼泪从潘博思的鼻梁溜了下来,他脸上时而露出喜悦,时而变得阴沉。他走到镜子前面照镜子,仔细地端详着自己。

    潘博思(长长地叹了叹口气):老——了,老——了,老——了!

     中年男子(试探地):潘老师,是卡娜写信来吗?

     潘博思:不错。

     中年男子:我去开会时,听讲她通过有关部门找你呢,还听讲她成了壮文博士,又得当什么科学院副院长,名堂相当大呢!现在他写信来讲什么呢?

     潘博思:他请我去给她的那批研究生讲学半年。

     中年男子:恭喜你!潘老师,这次你真的成了壮文博士了!

     潘博思:我参加创造的那些壮文在外国受欢迎,但是,我……

        我们……答不答应她的邀请还没定呢。

     中年男子:应该定得,应该答应她!到那里去当壮文博士,讲什么都比在我们深山弄里教书好得多了!

    潘博思:我也这么想,只是……

        潘博思勉强笑了。

        中年男子(靠近潘博思,逗笑问):不舍得离开大嫂吧?

        潘博思:不……不是。

        中年男子(发呆地细看博思):不是?是吧?如果大嫂拉你的后腿,我帮你劝她。

        潘博思:不,不,不用。

        中年男子(狡猾转着眼珠):请你出国去是你过去的好朋友,你这次出去,大嫂恐怕是……

    潘博思露出痛苦的表情,看着中年男子,不耐烦地挥手示意让他出去。

    潘博思:潘标!你出去吧,让我静一静!让我静一静!

    潘博思闭着眼,不再讲话,潘标见这情景,面带羞愧,就起来告别出去了。

        潘博思又拿卡娜的信来细心品读。

        特写:潘博思泪水满面,仰着头,渐渐闭上眼睛,深情地叫一声“卡—娜……”(进入回忆)

     

    3. 过去  桂西壮文学校校园内

     

        (回叙)

        (慢镜头)校园树荫下。年方十八、九岁的卡娜(夹着讲义夹)甜甜地笑着向镜头走来:眉清目秀的白种人,脸蛋长圆而嫩白,梳着卷发,披到肩上,身材苗条,线条清楚,一表人才。

       (慢镜头中的)画外音:卡娜,是外国世界语学院斯洛教授的独生女儿,她的母亲是中国人,所以她很精通汉语,五十年代后期,受她父亲派遣来到中国南方桂西壮文学校学习,专门研究壮族文化,是潘博思的得意门生。卡娜真心实意地热爱潘博思,潘博思也只因为有纪律来限制,没有露过真心。卡娜聪明而勤奋好学,潘博思热心帮助她,决心使她成为留学生中成绩最好的人,因此,两人常常相伴,来往很亲密。可是从我国的传统来看,这种亲密有点过步了。潘博思为卡娜这好朋友而被批判过。当年批判得最要紧的是潘标。

     (慢镜头结束)卡娜在潘博思面前停下,跟潘博思说话。

    卡娜:先生,我又有了新的收获!

    潘博思:又采风去啦?

    卡娜(欢喜地):昨天走了一趟斗村,得几个关于斗村的故事!

    潘博思(即兴、打趣地吟道):笼中小鸟不知井,井底青蛙难见天,关在墙内难学好,高深学问在民间!

    卡娜(撒娇地):永远记住先生的教导!哎!先生,我陪您走一走行吗?

        潘博思(犹豫地):嗯?走一走?行!

    潘博思和卡娜在绿树成荫、芳草萋萋的校园里漫步。

    卡娜:先生,小小的斗村,给我这么大的收获,如果能走遍广西各地,不知有多大的收获啊!

    潘博思:是啊,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们广西壮族人民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斗村就是壮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卡娜(激动地):先生,请听我说一个关于斗村的故事,好吗?

    潘博思:我很喜欢听你讲故事。

    卡娜:传说,在很久的时候,西边盆地陀山村有一个小伙子到东边盆地秋村去接媳妇。那天天气特别闷热,新娘的轿抬到盆地中的榕树下乘凉。一个吹唢呐的人口渴了,就用铜斗到榕树边的山泉去打水喝,一不小心,铜斗给掉进水里去。说来也怪,泉水把铜斗卷走,不知是碰对石头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响“当当、当当!”一响就连响几个月,打那以后,这里就安名为斗村。

    潘博思:讲的很好!斗村还有许多动人的故事呢!斗村是这一带壮族人民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几百年来,聚集有各方面的人才,立了学校学汉文,还有许多人知道方块壮字,这些人大部分是民间老艺人和歌手,他们用方块壮字写山歌,写道经,写采茶戏,形式多种多样。其中的许多作品,不论从内容或形式来说,都完全可以和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媲美,有的甚至还更好!

    潘博思清了清嗓子,兴致勃勃地往下说。

    潘博思:你听我讲个例子吧。我国唐朝有一首非常著名的汉诗情歌,题目叫做《人面桃花》,这样写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表达一种淡淡的惆怅,写得很美。而壮族也有一首类似的古歌,叫做《独对桃树我心哀》,你听:“Doenghbaez gou lij iq,Riqriq laj godauz.Seizneix nuengx baenzsau,Vut godauz gag youq. ”(青梅竹马两无猜,追逐桃下乐开怀。妹今成年弃我去,独对桃树我心哀) 主人公童年无比欢乐,但长大后却失恋了,无比忧伤,具有强烈的反差,艺术感染力如此巨大,与汉歌相比,真是毫不逊色,各有千秋啊,你说对吗?                                            

    卡娜:先生的文化知识这么渊博,佩服!佩服!

    潘博思:不,真正的导师在民间呢,李老头是其中最能干的一个。他用方块壮字写出了很多壮族文化资料,翻译了很多唱本,例如《二十四孝》、《金梭和银梭》、《三国演义》、《水浒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布洛陀》等等。前几年,我跟中央民族学院采风组到广西搜集山歌和民间故事时就见过他的这些材料。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和李老头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成为远近闻名的“知音”呢!

    卡娜:噢!你们两个“知音”,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作品该有多好!

    潘博思:可惜的是,当时这些作品用方块壮字来写,这些方块字还得不到朝廷的承认,不统一,不规范,更不能正式出书流传。

    卡娜:现在不是统一使用拼音壮文吗?

    潘博思:这只是近几年的事。中国共产党根据民族政策和壮族人民的要求,决定创制拼音壮文。我刚大学中文系毕业就报名参加这项工作。有了拼音壮文,就便于搜集整理这些宝贵的民族文化,使它流传于世。现在我正着手用壮文翻译整理山歌、道经、采茶歌,让这些宝贵的民族文化得到传播,弘扬,让民族精神永久不衰!

    卡娜出神地倾听,钦佩的神态。

    潘博思:创制壮文的意义不仅在此,它对发展民族经济,推动社会进步,同样具有深远的意义。创制壮文,其实就是为民造福啊,所以我感到很幸福!

    卡娜(举起拇指):啊,怪不得,壮乡的兄弟姐妹这么热爱你这个“Bouxcauxsaw”(卜造字)!

     

    4. 过去  桂西壮文学校的教室里

     

    几个女同学在神秘地议论。

    同学甲:哎,潘老师最得意的门生是谁,你们知道吗?

    同学乙:全校还有谁不知道呢,连斗村的人都知道了。嘘——说得意门生,不如说情人,对吧?

    同学丙(诡秘地):外国的那个斯洛教授无意中会变成潘先生的“得意岳父”了,牛鬼哦!

    众笑。

    同学丁(打趣地):我看行了吧,要是我们谁像卡娜那样聪明、勤奋,漂亮,潘老师也一定会喜欢嘛,是不是啊?

     同学戊(指着丁):哈哈!看来你要跟卡娜竞争啰!

     众笑。

     

    5. 过去  桂西壮文学校  潘博思宿舍

     

    潘博思使劲地搓衣服,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画外音(卡娜的声音):潘先生,我可以进去吗?

    潘博思:请进。

    卡娜进屋来。呆呆地望着潘博思那副寒酸相。

    卡娜:真不可思议!潘教授!您为什么不叫家里人来帮洗衣服?

    潘博思:我家里人?

    潘博思脸阴了下来,低下头去,慢慢地向卡娜叙说。

    潘博思:我是孤儿,日本侵略中国时,我父亲被日本鬼抓住杀害了,那时我才五岁,只好跟着母亲去讨饭,不多久,母亲被地主恶霸欺负太甚了,便吊颈自杀了。

    潘博思严肃、难过的表情。

    卡娜(身不由己地发抖起来):后来呢?

    潘博思:解放了,人民政府救了我的命,送我读书,一直到大学毕业。现在我要拼命为国家为人民做点事情,所以至今还是单身汉啊!

    潘博思说完后又用力搓起衣服来。

    卡娜露出难过的表情,站了一会儿,走过去挽起衣袖,露出细嫩的小手,蹲下来帮他洗衣服。

    潘博思(极不自然地,摇手制止卡娜):不,不!你别洗了,好吗?

    卡娜反而搓得更起劲,脸上露出十分快乐的样子。

    潘博思急得直跺脚,慌乱中用力把洗衣盆拖到一边,卡娜无奈地摊着双手。

    潘博思:卡娜,在我们中国,封建观念很浓厚,姑娘和小伙子互相帮助,别人就误解他们在谈恋爱。如果这件事被人看见,我就会挨批判,你知道吗?

    卡娜像触电似的快快缩回双手,木偶似地望着潘博思。

    卡娜(气呼呼地):我是一个女留学生,不能用中国观念来束缚我。他们要是议论或批判您,您就说是我自己干的!

    卡娜说完又不顾一切地搓衣服。

    潘博思:真拿你没办法!

    潘博思的表情开始变得轻松,带着钦佩的表情注视着卡娜美丽的脸庞。

    潘博思:卡娜,过几天我们去金银水库采集山歌,好吗?

    卡娜:好的,用你创制的壮文来记录,可方便啦!

    窗外,潘标鬼鬼祟祟地透过窗口看到卡娜搓衣服的情景。

    潘标皱起眉头,露出异样的表情,蹑着脚悄悄离去。

     

    6. 过去  金银水库工地  歌圩现场

     

    明月夜。月光格外明亮。金银水库工地河边。歌手三五成群,男女对唱,歌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李老头和几个男歌手在一边,准备对唱山歌。

    潘博思和卡娜走近他们。

    潘博思:李师傅好!(向卡娜介绍)这就是我的老交情—民间艺人和歌师李师傅!

    卡娜(热情地):李师傅好!

    潘博思和卡娜等几个同学(其中也有男的)陶醉在歌海中的情景。

    潘博思和卡娜在旁边拿着笔记本准备记录。

    女歌手唱:Soengq daengz giuz faex dog, Yamq ok bisaisai; Raemx gip giuz vangh lai, Yinghdaiz baenzlawz gvaq.(送到独木桥,步履摆又摇;水急桥更晃,英台怎么跨。)

    男歌手唱:Vah daengq Cuz Yinghdaiz, Menh byaij gaej lau fouz; Beix ciuqgoq ndaej youx, Song raeuz gyaez haeuj rungj. (叮嘱祝英台,好走心别猜,哥能照顾妹,我俩永相爱。)

    一同学:啊,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

    女歌手唱:Soengq daeuj daengz dindaemz, Dwen daengz sim cix luenh ;Doegsaw sam bi buenq, Hanq buenx beix ma ranz. (送到池塘边,提起心就慌,读书三年半,妹伴哥还乡。)

    男歌手唱:Naeuz hanq buenx ndaej beix, Raeuz neix couh gapdoq; Yaek aeu ndaej nuengxcoz, Ndawhoz diemz gvaq oij. (妹愿伴一生,咱俩就结合。哥将娶到妹,如喝蜜糖乐。)

    卡娜(露出滑稽的浅笑):先生,“Raeuz neix couh gapdoq(咱俩就结合)”,“gapdoq(结合)”这个词怎么写啊?请帮写一写吧。

    潘博思在卡娜的笔记本上帮她写上。

    卡娜(偷看着潘博思,动情地读起来):Naeuz hanq buenx ndaej beix, Raeuz neix couh gapdoq!(妹愿伴一生,咱俩就结合!)

    月亮在淡淡的云层中行走。

    月亮落到山头。人们陆续散去。

    那几个男歌手和几个同学也相继退场。

    卡娜:李师傅,你们壮族歌手真能干,会创造,开口成歌,真不简单啊!

    李老头:我们唱山歌只是顺着唱,不想得那么远,还是你们懂文化的人想得宽,想得周到!我们壮族原来还没有统一的文字来记录和整理这些山歌,我这方块字又出不了远门,还要看你们懂文化的人创造啰!

    卡娜:潘先生为我们创造了统一的壮文字嘛!刚才我们顺利地用壮文记录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呢!

    李师傅:那是为壮族人民造福啰!哎!我看呀,你们两个倒是真正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呢!

    卡娜羞涩地低下头来。潘博思扭过头去看卡娜一眼,也慢慢低下头来,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态。

    李老头看到这个情景,哈哈大笑,然后哼着歌先走。

    月亮快要落下山去。

    卡娜和潘博思对望的倩影。

    风吹草动,溪水潺潺,月光如银,富于抒情色彩的画面。

     

    7. 过去  赖书记家中  上午

     

    特写:一只手猛地拍击桌面,桌上的玻璃茶盒随着拍击声叮呤作响,催人心碎——同时伴有暴烈的吼叫声,镜头从这只手迅速移至一张硬须逼人,怒气十足的脸。

    赖书记:好个潘博思!壮文佬伤风败俗,又败坏了学校的名誉!

    镜头从赖书记移至潘标。

    潘标(恭恭敬敬地):赖书记,你知道我从来不对您说谎。那天我亲眼看见卡娜在潘博思家里帮他洗衣服,情况严重啊!斗村的很多群众都知道了,说壮文学校出了“风流事”。又有人反映说,昨晚上在水库工地潘老师和卡娜亲密无间,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了!后来他们单独活动到很夜才回到学校呢。

    赖书记:我全明白了!前段时间,领导班子会议上讨论过了,叫他写检讨书,他却不理睬,看来他没有悔改的意思。既然这样,只好让他到大场合中去跟大家见面了!你快给我把林校长叫来!

    潘标(拱手而退):是!是!

    潘标起来向门口走去,刚要跨出门外,正迎上林校长。

    潘标:啊,太巧了,林校长来了,正想找您呢,快进来!

    林校长进来坐下。

    林校长:(面向赖书记)书记,好像碰上什么要紧事啦?

    赖书记:是的。博思这个人与外国女留学生关系不太正常。

    林校长:也有人向我反映过,说他俩是什么“壮文界的桃色人物”。

    赖书记:最为严重的是,他们极力推行壮民族语文,实质上是搞封建主义,推行地方民族主义!

    林校长:我们下结论办事情可要慎重啊!

    赖书记:老林,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可别和他们一起陷入稀泥坑里去啵!

    林校长:不!我认为推行民族语文不能扣上什么“主义”的帽子!

    赖书记:老林,你还要不要我这个党委啊?

    林校长:不能扯到这个问题上来!

    赖书记:(敲击桌子)好啦,在这个问题上跟你没什么可谈了!

    林校长:(敲击桌子)凭良心说话,他们无非是热爱壮文,为了发展民族文化!

    赖书记:我说呀你老林!你这个老游击队员,今天怎么这么糊涂!事情已发展到这个地步,你还执迷不悟!

    林校长:那就没什么可谈了,要处分他们,就处分我吧!

    林校长拂袖而去,急步出门。

    赖书记(对潘标):政治方向和生活作风问题,我来把握。这件事要搞到底,如果潘博思检讨不彻底,死不悔改,就由他去吧!你去和办公室主任商量一下,决定明天召开全校师生大会,让他当众交代!潘老师的检讨准备,卡娜的思想工作由我去找他们说。

     

    8. 过去  桂西壮文学校校园  大会现场

     

        桂西壮文学校校园。操场。会场上聚集着三百余人之多。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喇叭里传出嘹亮的革命歌曲。

        学生坐在中间,四周围着许多村民,站的站,坐的坐。主席台上,坐着赖书记、林校长、校办主任和几位村干部。

    音乐声停,赖书记开始说话。

    赖书记:老师同学们,近几个月来,我们学校出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潘博思老师和外国留学生卡娜关系不正常,给我们学校的声誉带来不良影响,他们还极力推行壮文,实质上是搞封建主义,推行地方民族主义,错误是严重的。为了挽救他们,今天召开大会,让潘老师当面向大家把这两方面的情况交代清楚,并希望他悔过自新,重新做人。

    特写(无声):赖书记双手不断地挥动,激动地说话,面部肌肉在颤动。(画面淡退)

     

    9. 过去  潘博思宿舍

     

    潘博思神情不佳。卡娜哭丧着脸,两眼已哭得红肿。

    卡娜:先生,我为您而感到很难过,因为您被批判是与我有关的。

    潘博思(激奋地):你我无罪,壮文无罪!折腾了一个多月,要不是善良的林校长讲公道话,全力帮忙,我就真的下了十八层地狱啦!

    卡娜:先生,我遇到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但是,我想出了两全其美的办法,请求您答应我的要求,好吗?

    潘博思不安地看着卡娜。

    卡娜:我爸爸知道我的事情以后,怕我的前途受到影响,就写信催我回国,大后天一早就得走了。先生,我想求求您,您申请到我们国家去吧,在那里我们能很好地研究壮文,研究壮族文学。

    潘博思(思考状):卡娜,原谅我,现在我没有足够的理由申请到你们的国家。再说,我辛辛苦苦地创造这些壮文,还没有教会整个壮族人民,这些工作我需要好好地干,我不能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候逃跑啊,你说是吗?

    卡娜低下头去抽泣。潘博思伸出右手轻轻地搭在卡娜肩上。卡娜深情地抬头望着潘博思,神色由羞涩转到自然,然后凝视着潘博思。

    潘博思(坚定地):卡娜,继续努力吧,记得给我传来您的好消息!

    卡娜:我会的,先生!我永远忘不了您,一定给您带来好消息!也许,那时候,正是壮乡木棉花盛开的季节呢!(化回)

     

    10. 现实  潘博思宿舍

     

    (回叙完)

    潘博思翘首仰望着窗外灿烂的木棉花。

     画外音:二十多年过去了,自从卡娜离开中国以后,音讯就被断绝了,他俩就像阳间的牛郎织女,只希望有好日子重逢。而卡娜万万想不到,她走后,一场狂风暴雨突然袭来,刮得树倒家垮,刮得壮文遭殃,说什么“壮文多余”,“推行壮文是搞地方民族主义。”因此,壮文学校全被解散,有关单位全被消除,博思被调到罗正中学当汉语文老师,之后更是经历一场灾难,挨冤受亏二十年!

     特写:潘博思禁不住热泪盈眶。

     潘博思从桌子上取来烟袋,慢慢卷起一只“喇叭烟”,划火柴点烟,大口地吸着,缕缕香烟从鼻子里喷出,叹出一口长长的气。

     画外音:自己辛辛苦苦参加创造的这些壮文,研究的这些民族文化都把它当成封、资、修来批判,国外却把它当成宝贝,不痛惜花费大批钱来研究它,真太丢脸啊!不断地研究它是为了壮文和民族文化得到发展,自己又得到什么呢?入不敷出,妻儿皮青肉黄,无人理睬,哪里给我得到幸福?我一辈子任劳任怨地去干的事业在哪里?在哪里?哪里有我一辈子也干不完的事业,我就去哪里,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惜!对,答应卡娜的邀请,去国外讲学!

     潘博思突然变得很精神的面孔,目光闪亮,突然站起来,丢掉烟头,走出家门口,到那棵高高的木棉树下,深情地望着盛放如火的木棉花。画面化为当年卡娜跟博思告别的场面。

    (过去)卡娜:我会的,先生!我永远忘不了您,一定给您带来好消息!也许,那时候,正是壮乡木棉花盛开的季节呢!(化回)

     (现实)潘博思(激动地自言自语):好消息,正是壮乡木棉花盛开的季节啊!

     

     

     

    第二部分  李老头开导,消除雪莲的顾虑

     

    内容简介:斗村的人们对潘博思出国讲学的消息产生各种议论。妻子担心潘博思出国讲学见到卡娜会旧情复燃不思回乡,伤心地跑出家门,博思追到木棉树下。在木棉树下,他回忆起当年自己落难时雪莲对他的关心帮助与真情爱慕。经过李老头的开导,雪莲相信在患难中相好而结合的博思不会抛弃她,因此转悲为喜,消除了顾虑。

     

    11. 现实  白天  斗村西面大榕树下

     

    大榕树下,摆着几张石桌和石凳,是个乘凉的好地方。有一群农民在这里聚集,发出杂乱的议论的声音,不时地爆发笑声。

    多嘴猴子(配动作):兄弟们,绝对是可靠的消息,潘标亲自给“卜造字”送去的信,是他以前的外国女友卡娜寄来的,邀请他出国讲学的,反正,过几天“卜造字”就要坐飞机出国了!

    兰老头(从右嘴角把一支还剩下一小节没有吸尽的烟丢到地上,摸着胡子,得意地):我们斗村啊,真是一块宝地,山青水秀,人杰地灵。这次要是“卜造字”到国外去讲学去当博士,我们村飞出一只大凤凰了!你多嘴猴子也沾到光啦!

    中年男子“大懒虫”从地上捡起兰老头刚丢的那根烟抽了一口,阴阳怪气地搭了腔。

    大懒虫(对着老头):大凤凰?我怕弄不好啊,倒变成了大乌鸦全身黑,被批判得全身没一个地方是好的!

    风流寡妇(嫉妒而尖刻):他老婆让他到国外去见女朋友,这就象火药和火苗放在一起,不是燃烧得更快吗?除非猫不吃鱼!

    多嘴猴子(举起拇指):我看啊,风流寡妇比谁都说得准!

    众笑。

    兰老头(对风流寡妇,正经地):这是用狗心比人心,“卜造字”诚实善良,不是那种肮脏货!

     

    12. 现实  罗正中学  潘博思宿舍  白天


    夕阳透过窗口照进屋内。朦胧的氛围。

    躺在床上的潘博思。

    潘博思冥思苦想的面部表情。

    画外音:当年,潘博思和妻子雪莲结婚之前,他原原本本地把自己和卡娜交往的事告诉了雪莲。现在要答应卡娜的邀请到国外去,雪莲会同意吗?

    潘博思慢慢闭上双眼。

    雪莲进来,默默地坐在床上。

    特写:雪莲忧郁的表情。

    雪莲(温柔地抚摸潘博思的前额):身体不舒服吗?

    潘博思睁开眼睛看着雪莲,摇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雪莲(温柔,赌气,无可奈何):你想卡娜,你就去吧,我不拦你!

    潘博思(猛地坐起来,吃惊地):谁说的?你怎么知道?

    雪莲(声音发抖地):潘标都传出去,大家都知道,你别瞒我了。你走吧,我不耽误你!你走吧,我不耽误你!

    雪莲低下头,强忍不住的泪水慢慢地往下流。

    雪莲:博思,我们同国外的关系还不太好,天上的风云难以预料,万一……你忘了吗?那年为了那些事情,让人家陷害,不得当干部,还被强迫去劳改……

    雪莲抽抽噎噎地哭着。

    潘博思(极力解释):雪莲,你说的都在理。可是,我一辈子拼命去干,就是为了我们民族的语言文字得到发展,文化兴旺发达,壮文在我国不能用,外国却能用。我不去,我的事业不是流产吗?

    雪莲:我知道,你是为了壮族文化事业,也为……为卡娜!要是你真的……真的去呢……我们就……就只好分离!

    雪莲转头就跑出门去,嚎啕大哭起来。

    潘博思(立刻跟着跑出去):雪莲,别跑呀,你听我说嘛!

    雪莲跑出校门口,向山坡上跑去,博思去追她,喘不过气的样子,脚步艰难,勉强走在雪莲的后面。走到木棉树下的岔路,他坐下来,倚靠在木棉树下,满身是汗,气喘吁吁。等到呼吸较顺后,他转身用力抓着那棵高大的木棉树,仰望着怒放的木棉花,轻轻地呼唤着雪莲的名字(化)。

     

    13. 过去  二十年前的木棉树下

     

    (回叙)漫山遍野,百花争妍,木棉花特别耀眼。

    木棉树下。

    头戴草帽,衣着破烂,满脸胡须,颜色憔悴,打着赤脚的潘博思。

    博思放下装满牛粪的背篓,倚靠木棉树坐下休息,用毛巾擦擦脸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疲乏饥饿态。

    (插叙)特写:潘博思回首往事的面部(化 )

    热火朝天的斗争会上。

    (推)赖书记(在讲台宣传):现在宣布,撤销封资修的孝子贤孙潘博思的教师职务,强迫并监督其劳动改造……(化回)

    潘博思(悲伤地唱):Gorangz dimz lajrin, hojhaemz, Nyawh ndei haem lajnamh, Lienzngaeux oet roengz homq, nanz dwen, Gou va lwenq cix byaiz. (竹笋压石下,难啊,美玉埋土下,莲藕塞入泥,难啊,花儿红就谢。)

    在不远处倾听博思唱歌的雪莲。

    雪莲头戴斗笠,身旁有几只水牛在吃草。

    雪莲(紧接博思唱):Gorangz dingj rin hwnj, beixlwnz, Nyawh ndei gim mbouj vuenh, Va’ngaeux hai ronghruem, ndongqduem, Mbaet mbouj duenx dauq rang. (竹笋能顶石,哥啊,美玉金不换,莲花亮堂堂,光彩,折不断倒香!)

    雪莲唱时博思定定看着雪莲,又疑又怕的神情。雪莲唱完走过来对博思说话。

    雪莲:卜造字,你现在虽然被那些人乱害你,但你一定会有好日子,别伤心,乌云遮太阳不会多久的!

    潘博思:谢谢你,小妹,山羊跌水,多谢鹿子拉角相救!

    潘博思累饿支持不住之态。

    雪莲连忙从背篓里拿出一个竹筒双手捧到潘博思面前。

    雪莲:吃点玉米粥吧,快!

    潘博思(看着雪莲,有点怕):真不好意思!

    雪莲:快!身体要紧!

    潘博思接过竹筒来大口大口地吃。

    雪莲看着潘博思,露出甜蜜的微笑。

    潘博思:妹妹,你跟我打交道,这样帮助我,不怕连累到你吗?

    雪莲(热情地):卜造字,兄弟姐妹都知道,你是个善良而又有文化的人,你为我们壮族创造了文字,犯什么罪呢!

    潘博思:妹妹,你心真好!你学过壮文吗?

    雪莲:学过,你带你的学生到我们村教过壮文,我跟你学过了。

    潘博思自上而下打量着雪莲(化)

    (插叙,无声)李老头家。潘博思和卡娜正面对面交谈,突然,小雪莲(十一、二岁,眉如画,眼秀而灵,鼻子不高不矮,嘴不大不小,右脸一个美人痣)推门进来,不安地说话,卡娜热情地招呼她进来,小雪莲说了几句话,卡娜便手把手地教她写字,潘博思在一旁微笑点头,赞赏之态。(化回)

    潘博思:噢!——记起来了!六十年代初期的那一天,你来到李老头家问我们那几个字怎么写呢。那个聪明好学的小姑娘!十年不见,这么高大了!

    雪莲:那时候,卡娜手把手教我写壮文呢!她真好,虽然是外国人,却热爱我们民族,我很佩服她。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潘博思:回她本国去了。

    雪莲:有信来吗?

    潘博思的脸刚有点亮,又变得阴沉了。

    潘博思(失望地摇头):没有。

    雪莲脸上掠过一丝异样的表情。

    雪莲:要是恢复壮文就好了。那时我刚学了三个月就会写信了。

    潘博思点点头,露出高兴的神色。

    潘博思忽然双手捂住前额(晕态),身体趔趄失控,雪莲本能地要用双手去扶博思,但马上缩回双手——捡起背篓边把它伸过去边叫喊着。

    雪莲:快抓住背篓!抓住背篓!背篓!

    潘博思抓住了背篓,总算没有倒下。渐醒,站定。

    雪莲:赶快回家躺一躺吧!

    潘博思:你知道吗?我现在是个劳改犯的,今天还得捡五十斤牛粪呢!

    雪莲:病好了再补上不行吗?就这样吧,以后我放牛就带上竹篓,捡一捡,堆在路边,你收拾起来就行了,好吗?

        潘博思(感激,犹豫):太麻烦你了!谢谢!


    14. 过去  斗村村外

    (回叙)

    音乐声中展示下列画面:

    弯弯曲曲的小路,潘博思背粪篓的身影。

    雪莲把捡得的牛粪交给博思的镜头。

    山路上,博思赤着脚,艰难地行走。

    特写:雪莲悄悄用手丈量脚印的镜头。

    潘博思倚坐在木棉树下,汗流浃背用草帽扇着风。

    音乐停。

    离潘博思不远的地方,雪莲东张西望,把一包东西放在背后走近潘博思。

    雪莲:卜造字,燕子飞走不再来了,麻雀进去住行吗?

    潘博思:当然行。

    雪莲:卜造字,我问你,鹿子跑了不再回原处,兔子能否进去住吗?

    潘博思:当然也能。

    雪莲:斑鸠没有侣伴时,她知不知道去另找侣伴呢?

    潘博思:恐怕也知道……雪莲,你尽问这些干什么?

    雪莲红着脸,抿着嘴突然把藏在身后的那件东西拿出来塞到博思手中,转身就跑了,博思忙把那包东西打开。

    特写:双手捧着一双绣有一对鸳鸯的精致布鞋。

    潘博思(呼喊):雪莲!雪莲!

    雪莲(回头甜笑的美姿):送给你了,阿哥!

    潘博思发愣的情形。

    远处飘来雪莲的歌声:Roegbakraez henz raemx, Liuh raen bya couh ding,Ciengeiz gaej ngeizsim, Bya dwg mwngz cingzfaenh. (河边长嘴鸟,见鱼立刻咬。千万别疑心,鱼儿知你好。)

    潘博思陶醉在雪莲的歌声中的表情。(回叙完)

    (现实)潘博思仍然依靠在木棉树下,深情地仰望着灿烂的木棉花。

    潘博思泪水直流。

    太阳快落山,射出多种美丽的颜色。

    一只大手从背后抓到潘博思的肩膀上。潘博思转头一看,是李老头。

    李老头:“卜造字”,你在想什么?刚才我遇上你的妻子,脸上挂满泪珠,你们吵架吗?

    潘博思:不……不是……

    潘博思脱下眼镜抹抹眼泪。

        李老头:没有?为什么你也哭了?碗柜里的碗杯都还相挤,况且夫妻,夫妻争吵几句,过去就算了,别这样老计较。

        潘博思:是这样的,卡娜从国外寄信来,叫我到他们国家去讲学半年,我还没有和雪莲讲清楚,她就又哭又跑

        李老头:噢,原来是这样,卡娜来信,我刚知道呢,正想来恭喜你,想不到在这里碰见你。

        李老头叹了一口气。

        李老头:雪莲这姑娘通情达理,恐怕你变心,这也难怪她。女人,有时想得不那么远,这也难免。回头我再去劝她。

        潘博思(对李老头):那好吧!李公公,这次要讲学半年之久,我手中的资料不足,以前你帮我收的那些壮文稿还见吗?

        李老头:见!见!我用油纸把它包好藏在山洞里,前几天我去放牛还特意爬上去看,见它还在那里睡大觉呢!明天我带你去取回来就可以了!哎呀,赶紧回家吧,我还得帮你做雪莲的思想工作呢!

        潘博思:好,好,这步棋,只有你这样的棋师才能走得好啊!


    15. 现实  潘博思家 晚上

       

        雪莲坐在床上抽抽噎噎,抚摸着孩子阿新的头,孩子歪着脑袋看母亲,又怯生生地看着潘博思和李老头。

        阿新:妈妈,你今晚怎么总不说话呢?妈妈,今天大人们都说爸爸要到国外去做什么讲学了,国外在哪里呀?

        雪莲(声音又细又低):在那很远很远的地方。

        阿新:那里有没有我们的亲戚?

        雪莲不做声,只是默默地流泪。

        李老头(机智地):有啊,阿新,那个亲人就是你爸爸以前的学生,现在是国外壮文博士,她来信请你爸爸去教她的学生呢!

        雪莲:李公公,这叫我怎么办呢!

        雪莲哭出声来。

        李老头:哎呀,雪莲呀,我正想来恭贺你们全家呢!没想到你反而这么伤心!你平时很开朗嘛,博思就要当博士,高兴才对呀!来吧,我唱几句山歌给你们听。

        李老头(清清嗓子,唱):Vah gangj lwnh Sezlenz, Gou gienq mwngzgaejmbwq, Bozswh dang bozsw, Vih maz swz mug daej. (话儿讲雪莲,劝你莫恨怨,博思当博士,为何哭涟涟。)

        雪莲睁开疲倦的双眼,看着李老头,又瞥了博思一眼,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李老头:我说雪莲呀,你这个歌手今天怎么不出声呢?

        李老头(唱):Vasezlenz haurik, Mbouj lau ndit lau nae, Bozswh gangjsawbae, Baezneix engq miznaj. (雪莲花雪白,花儿向阳开,博思讲学去,脸上更光彩。)

        雪莲(慢慢抬起头,抹干眼泪唱):Funghvuengz mbin yiengq baek, Miz youx yaek nanz ma, Lwg maex bae gyawz ra, Uet raemxda daejhoj. (凤凰往北飞,有伴他不回,叫我哪儿找,流出伤心泪。)

        李老头(唱):Gajnaz miz mingzmuengh, Da rongh gvaq naedcaw, Cing jBozswh gangjsaw, Baenzlawz ndi hableix. (卡娜有声誉,眼亮过珠玉,请博思讲学,怎么不合理。)

        雪莲(唱):Doengz nem youx guhdoih, Lau hoiq rox souhvei, Gangjsaw gou doengzeiq, lau mbouj ngeix ma ranz. (有情似胶漆,唯恐我受亏。讲学我同意,怕他不回归。)

        李老头:原来是这样!雪莲,你们是历经险阻受尽灾难才结为夫妻,你还不知道“卜造字”的底细吗?

        李老头(唱):Bozswh ceiq lauxsaed, Yawz saet ndaej mwngz bae, Dengnanh giet foucae(gyaeujyah), Fanh seiq cix ndi cek. (博思最老实,怎舍得离去,蒙难成夫妻,天崩也不离。)

        雪莲(深情地瞥了“卜造字”一眼,唱):Bozswh vunz simsoh, Gou rox de gaenyouz, Deng nanh baenz doxaeu, Muengh raeuz gaej doxcek. (博思最老实,我知他底细,蒙难成夫妻,希望不分离。)

        李老头:这就对了,你说呢,卜造字!

        潘博思(深情唱道):Sezlenz ha maex ndei, Sim’eiq mwngz beix rox, Funghvuengz neix ok loh, Ndawhoz lij gyaez nuengx. (雪莲好妻子,哥知你心意,凤凰往外飞,心里想着你。)

        特写:雪莲脸上愁云消散。

        李老头(激动而大声地,先对潘博思说话,然后转向雪莲):太好了!卜造字你就安心去吧。那里有你的事业,你要一辈子拼命去做,到那里去为我们的壮族争光!明天星期天,我带路上山进洞,取回你的宝贝!怎么样,雪莲?

        雪莲望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到另外一边去,笑得很开心。

     





    第三部分  潘博思在焦急中等待出国讲学的聘请书

     

    内容简介:为充实出国讲学的资料,潘博思和李老头到山洞里取当年收藏的壮文稿,半路上回忆起他们被批斗的残酷情景和李老头收藏壮文稿的经历。取回壮文稿之后,潘博思给卡娜写信决定应邀出国讲学。可是出国手续迟迟未能办妥,潘博思和卡娜都在焦急中等待。潘博思因此遭到许多人的冷嘲热讽。

     

    16. 现实 清晨 斗村

     

    晨曦中的斗村。四面高山,中间低凹,像个大铜斗。

    李老头和潘博思向着前方的一个山头走去。

    李老头(得意地):卜造字,你说,当年那帮野兽查封壮文,批斗我们的时候,他们怎么懂得我们要做什么呢!哈哈!

    潘博思(感慨万千的):是啊!潘标告状,说我翻译整理祖宗流传下来的这些东西,是宣传封资修。有人说你用这些东西来念经,是道公师傅。结果是我们两个被挂黑牌批斗!

    李老头:好险啊,那天晚上,要是稍微晚了一点点,这些壮文稿就落入那些恶棍的手里啦!

    潘博思:不幸中的万幸啊!都过去了,你看谁是历史的罪人呢!(化)

     

    17. 过去  斗村西边的批斗会场

     

    (回叙)

    在杂乱的“批斗”喊声中的特写:一块又大又厚的木牌上写有几个特别难看的毛笔字“封资修的孝子贤孙”。镜头移至另外一块同样的木牌上。

    李老头和潘博思胸前挂着“黑牌”的情景。

    一个很肥胖的打手喊口号。

    打手:批斗封资修!(众跟)

    打手:打倒封资修的孝子贤孙潘博思!(众跟)

    潘博思(大喊,表抗议):我没有罪,壮文也没有罪!

    潘标(用手推,一副“革命”气十足的样子):你说你搜集那些壮文材料是不是传播封资修?

    潘博思不语。

    潘标:革命同志们,贫下中农同志们,我们要叫他把那些壮文黑稿交出来!

    群众(参差不齐):对,要他交出来!

    又一阵口号声:批斗封资修!批斗封资修!打倒潘博思!打倒李老头!

    口号声未落,李老头故意倒下去。

    打手(揪住李老头的衣领):打赖死!

    李老头:你们叫打倒我,我不倒,你们怎么得胜?

    场上许多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潘标:这两个家伙不大老实,今晚生产队还有批斗!

     

    18. 过去  潘博思家

     

    潘博思躺在床上,脸色铁青。

    特写:潘博思腰部的伤口。

    李老头很小心地用草药给潘博思敷伤口。

    雪莲端着一碗玉米粥放在床头。

    潘博思艰难地示意雪莲出门望风。雪莲出。

    潘博思(对李老头示意墙头):文稿……文稿……拿来!

    李老头从墙孔拿出一捆东西交给博思。

    潘博思(抚摸着那捆东西):叫雪莲来。

    李老头到门口喊雪莲回到床边。

    潘博思:雪莲,现在情况很紧急,这些壮文稿,你把它交给李老头藏好!快!

    雪莲双手捧着文稿,郑重,紧张,庄严。李老头接过文稿。

    李老头:卜造字,我知道这文稿就是我们的命根子!我一定把它收藏好!你放心吧!

    灯暗,李老头急忙出门去。雪莲跟着把门关上。

     

    19. 过去  潘博思家

     

    特写:门被踢开。

    潘标领着几个粗野十足的青年冲进屋里。

    潘标:给我搜!

    几个青年分头搜家。

    一个青年走到墙孔旁边,伸长脖子向里边探视,用手乱刮一通,一只陶瓷小碗掉到地上摔个粉碎。

    潘标(走到床边,对潘博思和雪莲说话):快告诉我,黑稿放在那里?

    潘博思、雪莲怒目不语,雪莲用身子护着潘博思。(化回)

     


                  
       上一篇: 覃波作品
       下一篇: 覃柯翔作品续
        返回顶部↑
    河池市巴马民族师范学校(河池市第三高级中学)   桂ICP备05007590号   网址:www.bmmsbmlx.cn www.gxhc3g.com   技术支持:广西至胜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网警备案:45270102000044
    警警
    察察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0以上  

    By:Nzcms v5.6.24